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第三十六章赵子涵的威胁搭配

2020年05月21日 • 中药养生 • 阅读 1

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三十六章:赵子涵的威胁景珍洗漱一番后,以一派清逸的姿容出现在春青面前。景珍一进入春青的别墅,春青就关上了门,

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三十六章:赵子涵的威胁

景珍洗漱一番后,以一派清逸的姿容出现在春青面前。

景珍一进入春青的别墅,春青就关上了门,热烈而奔放的从景珍身后,搂抱住了她,在她的后脖颈处亲吻着,低低的呢喃着:“珍儿,我想死你了,我走这么些天,你都不想我吗?你连一个都不打给我,你太狠心了,太不在意我了,可我就是爱你,就是贪恋你,真是不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我那么的爱死你了?”

景珍被春青抱着,一丝丝撩拨的气息轻飘的吻着她的后颈处,瞬时令她的神经麻痹下来,再被春青不安分的双手肆意抚摸揉搓着,景珍立刻春情洋溢的呻吟起来。听着春青情意绵绵的诉说呓语话,景珍彻底的迷醉在春青的爱欲中…….

一夜的占有,一夜的奉献,一夜的透支着…….景珍在沉睡中,梦境里,珍妃穿着旗装的宫服衣饰又缓缓的走进梦里……..

珍妃一副端庄的样子坐在自己的寝殿,画师春青拿着一个画板,小心翼翼的低垂着头,认真的在给珍妃画画像……

珍妃忽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一件,一件的,一件件的衣服脱在当地……只剩一件白色的遮衣挂在胸前,那似隐似露的玉峰高高的耸立着,微微的颤抖着…..珍妃一步步的走向画师……直到两人纠缠在一起……

然后,又是一个画面显现………..

画师春青被五花大绑着,身体整个的困拘在一个宽凳子上,下\体处只盖着薄薄的白单子……..珍妃和光绪皇帝一起在观摩……一个管阉割的太监,手拿一个尖利的刀子,慢慢地走近画师春青,撩起盖在他下身的白单子,手起刀落,只听得画师春青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个血淋淋的肉根割了下来……

珍妃被光绪帝搀扶着离去…….画师春青被众人扔在冰凉的地下,他的下\体裆处一片血迹斑驳……..

景珍在自己的惊叫中醒来……回眼望望自己的身边,春青赫然正睡在自己的身边。

而此时,春青似是被景珍惊叫声唤醒,他温柔地搂楼景珍,亲昵地问道:“怎么了?做恶梦了吗?别怕!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景珍愣愣的呆呆的看着春青,难以言传的郁闷都在心头堆积着。这梦境好可怕!春青在梦里,貌似被光绪帝下令阉割了……好在只是梦,现实里,他不是好好地睡在自己身边?

景珍坐起了身,遍找不到自己的衣服,就问道:“我的衣服呢?”

春青懒懒的答道:“你忘了,昨夜全脱在下面客厅了,走,我抱着你去拿!”

春青说着拦腰抱起了景珍,景珍扭捏着想挣扎不愿,但最终拗不过春青的力度,就屈服的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,两个人都全裸\身的走向楼下…….

一下到客厅,景珍就傻了,懵了,彻底的吓呆了…….赵子涵,他,他竟然悠哉哉的坐在客厅里在吃早餐……景珍原本窝在春青怀里的裸\体,腾地弹跳下来,但随即,她又紧紧地抱搂着胸部,并蹲下来遮挡着自己的下身。停顿了一秒,她回身紧步的跑向楼上……..

景珍几乎是瑟瑟发抖着躲进床上的被子中,气急下的羞辱,夹杂着无可奈何地悲愤,令她的眼泪如喷泉一般的涌出来。

听到卧室的门响,紧跟着传来的春青声音:“珍儿,我不知道他会来……我以前给过他钥匙……”

景珍的怒火仿佛火山口爆发一样:“滚滚滚,你给我滚,你好卑鄙,好无耻,你怎么可以,可以这么羞辱我?”

春青忽然“嗵”的跪了下来:“对不起珍儿,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在这儿,我,我也不知道呀!”

景珍一把抓过头顶的枕头,狠狠地大力度的砸向春青:“滚,你滚,你给我滚…..”

春青一直的跪着,任凭景珍怒不可遏的吼叫着,只是一味的陪着说对不起。

似乎过了很久,景珍倦了,也乏了。她不再大声的怒吼了,也不再声嘶力竭的哭叫了。她沉寂了许久后,心如死灰的说道:“把我的衣服拿上来,我要上班去。”

春青嗷了一声,然后,递过来一套簇新的衣服:“给珍儿,这是我给你买的新衣,你还没有穿呢?”

景珍冷冷的乜斜了春青一眼,稍稍的犹豫一下后,接过了衣服,急促的穿上后,几乎是夺路的冲往楼下…….春青也随后紧跟着下来。

楼下,已经空空如也,再没了赵子涵的身影……

景珍顿住身子,回身用冷厉的目光望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春青道:“他呢?他在哪儿躲着?叫他滚出来,我不怕他!”

春青似乎很害怕景珍此时失控的状态,他唯唯诺诺的应答道:“我叫他走了,喏,钥匙我也收回来了,你放心,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…..我保证!”

景珍仿佛虚脱一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突然再次的吼叫着痛哭出声来“哇、哇哇哇,你太欺负人了……我以后还怎么做人,我还怎么上班呀!”

春青一副怜惜心疼的表情:“珍儿,你嫁给我吧!我们结了婚就没事了,赵子涵知道我们的事又有什么关系?反正我们是要结婚的,你,你怕什么呢?”

景珍听着春青的话,心里却“噌”的闪现出了赵子震的身影。嫁给春青但她建立独立欧洲通讯未必能够成功?那赵子震呢?在她的心底最深处,她想嫁的人,是自己的梦中情人赵子震呀!可是,现在赵子涵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春青的关系,还那么丢人的把最丑陋的一面被他撞上了。唉,可怎么办呀!

景珍无限纠结的烦恼着,没有条理的怨责着,她在心里不停地问着,怎么办?怎么办?到底该怎么办?思来想去后,索性心一横,不管了,是福是祸,听天由命吧!反正,如果赵子震不要自己了,就嫁给春青,横竖春青是真心爱慕自己的。思及穷山陌路的无可奈何之际,景珍也恍然了,也淡然了,也看开了。

景珍一番收拾后,冷着一张脸说道:“我要去上班了…..告诉你,我嫁不出去的话,你可得娶我相对而言!”

春青喜不自胜的保证着:“珍儿,你放心,我一定娶你,一定娶你!”

景珍不再多想,含着深意的回眸看看春青,然后,离开了春青的别墅。她哪里知道,她一出去,春青就乐不可支的笑了。这一切,正是春青的阴谋。只因了景珍的关机,也因为了赵子震与景珍的不清不楚,所以,春青决意一定要让他和景珍的关系来个大曝光。可是,春青却怎也没想到,赵子涵要让他失望了……..

景珍进了二十八层自己的工作室,不知为何的觉得头好晕,身子好乏,浑身上下只感到说不出的困顿无神。她呵欠连连的疲倦的整理着手头的工作。

这时,小梅进来了:“怎么精神那么萎靡?昨晚没睡好吗?”

景珍遮掩着微微挤出一个笑容:“头有点痛…..可能,可能因为想事情没睡好。”

小梅善解人意的关心道:“是想就有很多人希望和我们一道去温菲菲吧!逝者已矣,你就不要妄自自责了。都是命呀!”

景珍故作悲叹的说道:“都说命运在自己的手里掌握着,可是,温菲菲的命呢?我自己又是怎样的命呢?”

小梅劝慰道:“你就不要再空自嗟叹命运了。今儿个咱们总裁可是要参加一天的至于大批量的推出Tizen系统产品则要从明年开始会议,你的工作量很大的,就专心干活吧!”

景珍送走了小梅,又打了个呵欠。唉,昨天自己简直是欲火焚烧了……两个男人反复的折腾自己,真不知道是自己有魅力,还是自己性本淫荡?就像梦境里的珍妃一样,既是光绪皇帝宠爱的妃子,又是震王爷的婵娟情人,还是画师春青的纠葛情人?难道这个珍妃,真的是自己的前世?

景珍正兀自暗嘲窃讽着自己,一阵铃声响起。景珍眼睛的余光淡淡一瞟,随即,就定格般的愣住,是赵子涵?又是他?景珍大骇下,惊颤的心再次慌乱起来……一任铃声肆意的响着,景珍就是不敢接,她无法预测的知道,在这的背后,是否有刀光剑影的伤害正等着自己?

可是,赵子涵仿佛和景珍较上了劲,铃声一直的响着…….

景珍咬咬下唇,心一横,摁接了:“喂,你好!我是景珍。”

赵子涵阴凄凄的声音传来:“我还以为你会一直不接呢?正准备核算一下,你会多久接我,没想到,这么快就接了。嗯,不错,很坚强。春青看上你,还算没走眼。”

景珍听着他讽刺嘲弄的讥笑话,一股的无名火,蹭蹭蹭的窜上来:“你想怎么着,就明说吧!我伸头缩头都是挨你的刀,你就敞开窗户说亮话吧!”

赵子涵嘿嘿嘿的笑了,他就一句话撂给了景珍:“我不要你嫁给春青,我要你嫁给赵子震,我的三弟。”

景珍不示弱的回敬道:“我凭什么听你安排,你以为就因为你抓了我的短处,我就得惟命是从?”

赵子涵又是低低的窃笑:“短处?你何止短处被我抓住?我有你和春青巫山云雨狂风骤雨的**录像,你想叫我录一盘给你吗?”

景珍的脑子“轰的”炸了,天呀!这怎么办?想起来了,第一次,第一次和春青在一起的那个晚上…..是春青录得像,没想到落到赵子涵手里…….景珍胆怯了,她的语调再也高不起来:“你说吧,你有什么条件?”

赵子涵乐哈哈的声音从里传来:“很好,你总算懂的识大体了。我的条件很简单,离开春青,嫁给我三弟……”

景珍忽然心底里偷偷地乐了,原来赵子涵是舍不得春青,他是在吃醋?他恨自己抢走了春青。景珍慢悠悠的答道:“只要你把我的录像给我,我自会遵命。”

赵子涵轻嗤道:“别和我讨价还价,我告诉你,春青他是我的。”

景珍正想不客气的还嘴,却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赵子涵挂断了。

景珍失神的望着手里的,轻轻地咬着唇角,慢慢的回味起刚才和赵子涵的对话。难道赵子涵真的是为了春青而威胁自己吗?是这样吗?景珍难以捉摸的摇摇头,他不是爱着温菲菲吗?可是他和春青的情意真实呢?还是和温菲菲的情意真实?景珍再一次的陷入了迷茫?

南阳十佳男科医院
男人最好的养精方法
盐城中医妇科医院
亳州白癜风医院
无锡白癜风治疗费用
秦皇岛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