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魔途第二卷宗门风云第五十二章暴捩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中药大全 • 阅读 0

极道魔途第二卷宗门风云第五十二章暴捩营养

极道魔途 第二卷 宗门风云 第五十二章 暴捩

现如今,古越的心境完全可以用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,这九个字概括,亦是一切事情顺其自然,自从有此感悟后,他整个人也变得淡然许多,就连欲望也是如此,他明明很好奇自己能否修炼出第二个本源,但也只是好奇而已,却并没有什么期待,这种感觉就像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,哪怕这件事关乎自己的死活也一样。

他不知道自己选择顺其自然是否正确,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,他只清楚当心境踏入顺其自然后,感觉挺好,如此便够了。

中午修炼完后,古越什么也没干,直接睡了一下午,傍晚之时醒来,此刻他站在房屋内,右手握着一支约有一尺长的笔正在卷轴上书写着什么,笔杆如白玉,通体琉璃,这是一种炼阵笔,是他从小玉那里借来的,只不过此刻的他并不是在勾画阵法,也并非在炼制灵符,而是在书写一部功法。

世间功法多如牛毛,任何人都可以抄录一部功夫,哪怕是普通人也行,只不过抄录终究是抄录,或许可以将一部功法完美的抄录下来,但也只是虚有其表而已,至于功法的精髓是抄不出来的。

真正的大师,抄录功法时,会在文字之内融入自己的精神、思想和一些道与理,所以,当今时代,同样一部功法,普通人抄录和大师抄录完全是两个概念,其价格也是一个天与地,如若能够得到一部大师抄录的功法,观看参悟起来能够感受大师融入的精神思想和道理,自然也就领悟的多。

透过炼阵笔,可以清晰的看见,其内一种黑暗的色彩如同气流般源源不断的涌入笔尖,这种黑暗的色彩正是古越的精神力。

他历经九重天魔劫,为人又喜好参悟符文,所以,自身的精神力究竟如何强大,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也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将这部功法书写完毕。

“圣驱妖邪,木主生长,这一部圣木元功,具有化解妖邪,滋润生长之功效,想来应该可以医治大长老的伤势。”

古越既然答应过大长老,自然不会失信于人,由于他历经九重天魔劫多用促销工具非常有价值。,一次次希望,一次次绝望,一辈子都在希望与绝望中渡过,所以,他对这个很看重,既然给了人家希望,就绝对不会让其失望。

又仔细检查了一遍,古越这才将卷轴收起来,准备找个时间交给大长老,望了望窗外,天色渐渐已经入夜,却是没有什么睡意,四下望了望,那次从王城买来的酒早已喝干,正琢磨着找点什么事儿做做,忽然察觉有人进入庭院。

咚咚咚——

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女人,正是南宫月。

“哟,这不是咱们的门主大人吗?”

看见南宫月,古越突然笑了,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南宫月有一手洗髓的好手艺,不动声色的挠挠头,表情故作苦恼,道,“我正想去找你呢。”

“找我?”南宫月轻咦一声,她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,的确,自从古越这个家伙形成天地之体后,似乎变得勤奋多了,一连好几天都在修炼,这让她感到很欣慰,看见古越有些苦恼的样子,心中一惊,道,“是不是修炼上遇见了什么问题?”

“是啊!炼气的时候有点不顺。”古越又是挠头,又是撇嘴,坐在椅子上,身子往前一倾,道,“要不?再洗洗髓?”

一听这个南宫月柳眉当即一挑,道,“你以为洗髓是过家家吗?”前两次为古越洗髓,消耗了她不少功力,足足需要几个月才能恢复,她走过来,认真的说道,“况且你的问题也不是洗髓能够解决的。”

“多洗两次应该就可以了。”古越以前从来没有被人洗髓过,自从被南宫月洗过两次髓后,也不知怎的,好像上瘾了一样,那种舒坦的感觉让他至今难以忘怀。

“你形成的是天地之体,大地之体难以撼动……”南宫月正说着忽然觉得这样说会打击古越的自信心,所以没有说下去,只是将手中的一个包袱放到桌子上递过去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古越打开包袱一看,里面竟然是几件新衣裳,看起来料子还蛮不错,“这些衣服是给我的?”

“你先试试合身不合身,挑一件好看的,明日随我去一趟上派。”

“上派?去那里做什么?”古越漫不经心的说着,拿起一件白色衣袍试了试,不长不短,正好。

“你如今已经形成了天地之体,已经不适合在青玄门修行,上派的修行环境才能让你有更大的发展。”南宫月说的声音很沉重,眉宇之间似若有些忧愁,她虽然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没有底,因为天地之体太过特殊,从古至今无人能够炼成,不知道上派会不会收下古越,不过她已经打定主意,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古越进入上派。

“不用了,我觉得在这挺好的。”

其实这次苏醒,古越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想做什么,只是单纯的想享受一下生活,过过舒坦的日子,去上派?他可不会去。

“什么叫在这里挺好?在这里能有什么出息?一个下门的亲传弟子你就满足了?你需要进入上派,成为上派的亲传弟子,然后进入大宗,只有进入大宗,你才能成为真正的人上人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古越这一问把南宫月问愣了,过了片刻,这才说道,“你难道不想成为人上人?不想修为更进一步?”

价格公道“不想,也没兴趣。”古越摇摇头,继续挑选着衣服。

南宫月没想到天下间还有古越这么一号傻蛋,天下间谁不想成为人上人?就算你淡泊名利,也该为自己修行想想吧?只有进入大宗,才有机会接阳光总会在正前方。做自己能做到事触更多,修为才能更进一层,修行之路,渡劫成仙,谁人不想?

她又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进入上派的种种好处,可是唐擎依旧是三个字,没兴趣,这让南宫月大为恼火,噌的一下站起身,喝道,“古越,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告诉你,如果不是为了雪儿和夕儿,我才懒得管你。”

“那个一夕不是说她认识一个人可以解开道缘吗?等着她就是了。”

“哼!你以为道缘那么好解吗?如果天缘能够解开,那还叫道缘吗?”

“解不开就不解,大家不见面就是了,谁也不影响谁!”

“你!!!南宫月声势严厉的训斥,“你知道什么,如果被雪儿的父亲和她的宗门知道这件事后,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?雪儿可能会有生命危险!”

“不应该吧?”古越很久没有在世俗之间走动,有些无法理解。

“雪儿既是郡主,又是宗门的亲传弟子,她的天缘道侣注定不能由自己做主,这些年来宗门一直在为她挑选天缘道侣,而且……”南宫月突然叹息一声道,“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,你只要知道,如果这件事曝光的话,宗门会直接将雪儿逐出,这样以来雪儿的前程可全都毁了,以后还怎么做人?”

“既然南宫雪儿是郡主,想来宗门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吧?她爹不是圣王吗?”

“不要提南宫雪儿的父亲!她父亲就是一个混蛋!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!”不知怎的,提到南宫雪儿的父亲,南宫月突然暴走失控,深吸一口气,这才恢复理智,盯着古越,又道,“她父亲是不会管这件事的!我们暂且不谈雪儿的安危,你想想自己,如果宗门知道是你和雪儿成了天缘道侣,你觉得宗门会让你活吗?”

“只要南宫月没问题就行,我的死活你就不用管了。”古越不惧任何人,但他也不想参合这件事,道,“况且你让我进入上派,然后再进入宗门,事情一旦曝光,结果都一样吧?”

“不一样!完全不一样!如若你能够进入宗门成为亲传弟子的话,身份自然不同,就算事情曝光,宗门也会允许你们成为天缘,前提是,你的修为,你的身份,必须配得上雪儿。”

古越像似有些懂了,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二字,宗门是把南宫雪儿的天缘道侣当作一种利益来投资,所以,南宫雪儿的天缘道侣必须能够为宗门带来利益,所谓利益,无非是强大的身份背景,或是无与伦比的修为天赋。

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这人没什么出息,好吃懒惰,成不了大气候!”

古越虽然很闲,但还不至于闲的去玩这种游戏。

“你!你真是……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!”南宫月大怒之下,喝道,“哼!我也只是过来告诉你一声,至于你同意与否,是我说的算!你形成的天地之体虽然难以撼动,不过以我元之境的修为杀你简直易如反掌,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不然有你好果子吃!”

元之境是突破气之境后的境界,有人说只有踏入元之境才算真正踏入修行之路,因为元之境不止可以飞天遁地,也可以延长寿命,如若能够修出元神,那将意味着一种‘意识不灭’。

古越哦了一声没有说话,心里打定主意,今晚找个机会偷偷溜走!

南宫月欲离开,忽然觉得不妥,因为古越最后一声哦让她内心觉得很不安,转过身,得意的笑了笑,舞动双臂,十指变换,掐动着法诀,在古越身上连连点了数下,点点星光在古越周身缠绕而后交织呈,而后消失。

“呵呵!这是封日禁制,今晚你就老实带着吧。”

这南宫月倒也是十分聪明,不过古越只是耸耸肩,这玩意儿哪能困得住他的九劫散魔之躯,正欲说话,突然之间,他神色大变,眸中暴捩的色彩瞬间划过!

“快走!”

古越厉喝一声,他没想到封日禁制竟然引起自己的劫灵突然狂暴起来,当即站起身,一阵噼里啪啦作响,周身的封日禁顷刻间化为无尽,

“你!”

看见自己施展的封日禁就这样溃散,南宫月大惊失色,更让她骇然的是机构人员要到位,就在古越站起身之时,她赫然发现古越的周身开始冒起诡异的紫黑色烟雾!

ps:求推荐票和收藏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拉萨男科好医院
台州治疗卵巢炎医院
重庆包皮包茎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