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槐花潮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偏方秘方 • 阅读 0

五月槐花潮营养

五月槐花潮,关于五月槐花香人物分析的介绍

谷雨过后,暮春时节,故乡的槐花开了。房前屋后,道边路旁,沟坎河堰,到处是放白的槐花。密成林的,排成行的,一树树,一簇簇,势如潮水,清香扑面,令人如醉如痴。

家乡的槐树有两种。一种叫做国槐,是我国固有的树种,又称中华槐。国槐属落叶乔木,树干端直,树冠优美,树型高大,古朴典雅。退一收一”)的精神过去,家乡的国槐多植于院内,或者是街门旁,其枝多叶密,绿荫如盖,深受农人们的喜爱。尤其是夏日的中午,那浓浓密密的槐荫,为人们遮挡住了似火的日头,让辛劳了一个上午的农人或是老牛,在树荫下美美地休息上一阵子。

国槐于六至七月间开花,花期较长,花色白中带黄,味道很苦,不能食用,但可以入药。国槐的花蕾未开时,称作槐米,是一味中药,性微寒,味苦,具有润肠通便,止血凉血的功效。槐米还是一种天然的植物染料,不仅可以做食品的色素,还可以用做纺织品的染料。《中国染料史话》载明,槐花可染黄色。据庄上的老人们说,当年驻在庄上的八路军,就曾用国槐花将土布煮染成黄色,用来制作军装。

记得,在我小的时候,每逢国槐开花时节,便会有孩子去采槐米。他们将脚上的鞋子一甩,在手心里吐上两口唾沫,双手一搓,再往脚心一抹,噌噌几下爬到槐树上,将一串串的花蕾采下来晾晒干,兴冲冲跑到收购站去卖槐米。

另一种槐树,叫做刺槐。据说,刺槐原产北美洲,后来传入我国,所以叫做“洋槐”刺槐的树型及其羽状复叶,与国槐很相似,虽属外来物种,却非常适应我国北方的自然环境。在我的家乡一带,刺槐的种植规模要远远大于国槐。或许,是因为它们同占一个槐字;或许,是因为它们共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方便,因而不论是国槐还是刺槐,同样深受家乡人们的喜爱。刺槐开花早于国槐,花的形状也与国槐相近。但是,刺槐的花香甜可口,可以食用,这是国槐花所无法比拟的。近看时,有的树上的槐花是红萼,有的树上的槐花是绿萼。不论红萼还是绿萼,那一簇簇一串串的槐花,却一律是雪白的,晶莹的,十分惹人喜爱。

槐花放白的时节,是孩子们最为开心的时候。大些的孩子多半会爬树,一人一棵骑在树丫上,大把小把地撸槐花吃。那些不会爬树的孩子们,有的拿根细竹杆,有的拿根高粱秸,在秸杆的顶端绑一铁钩子,一边仰脖钩下一串串鲜嫩的槐花,还一边有节奏地念着顺口溜:“小娃娃,做钩搭;做钩搭,钩槐花。钩槐花,蒸‘把拉’吃得全家笑哈哈!”槐花不仅可以生吃,还可用来制作熟食,如蒸成槐花饼子,槐花团子等等。旧时,遇上灾荒年,槐花及嫩槐叶,能够当饭吃,能够救人活命。凡是经历过灾荒年的人,都会对槐花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。

在我小的时候,用槐花蒸“把拉”吃,是家乡有名的岁时庄户饭食。采来槐花后,将其淘洗干净,拌上面粉或是玉米面,铺放在锅内笼布上蒸熟,就叫做蒸“把拉”再用咸盐、麻油、香醋、蒜泥等调成料汁,吃“把拉”时将料汁浇到碗里,味道清香可口,大人孩子都爱吃。

记得,在我小的时候,就对槐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这是因为,在家乡的槐花潮里,小伙伴们经常在一块说起,我们家乡一带人家,大多都是从大槐树迁移来的,是大槐树的子孙。这个传说,能在有关史料中得到印证。元朝末年,蒙古贵族对各族人民实行残酷压榨,加上水、旱、蝗灾严重,兵燹四起,瘟疫流行,北方重人口损失严重,赤地千里,路断行人。公元1368年,朱元璋统一全国后,为恢复北方经济,决定从受战乱影响较轻的山西、河北等地,移民至山东、安徽、江苏等人口稀少的地区。中国历史上由官府组织的,一次规模庞大的移民潮,由此拉开了序幕。明政府在山西省洪洞县广济寺设立迁民局,征集移民,办理迁发手续。随即,在广济寺旁的大槐树下,将移民集中分发,迁往新的落户点。拖儿带女的移民们,从大槐树下出发,告别家乡热土,迁往山东、安徽、江苏等地。再后来,他们的子孙又走向江南,走向全国各地,有的还远走海外。一辈传一辈,故乡在哪个村庄早就无人知道了。但是,一辈传一辈,人们却牢牢地记住了那棵繁茂的大槐树,牢牢记住了自已是大槐树的子孙。

“若问老家在哪里,大槐树。”几百年过去了,大槐树已经成为了移民文化的符号和象征。正是因为大槐树的传说影响太过深远,在我小的时候,庄上的小伙伴们,大都认为我们庄张姓的先祖是来自大槐树。后来,我有机会接触到家族的族谱和博兴县志以后,才弄明白,在明初的移民潮中来到博兴县境的移民,既有的,也有河北枣强的。我们庄上张姓的始祖张德邻,就是从枣强南关迁移来的。尽管早已明白了祖先来自枣强,但从儿时起形成的对大槐树的感情,反倒是随着年龄的增加,越来越浓重。是的,作为明初移民潮的后人,我们都拥有同样的文化认同,我们都是大槐树的子孙。

春风秋雨,星转斗移。六百多年过去了,我们刘官庄上的张姓人家,由初来时的老张德邻夫妇,已经繁衍成现在的几千人口。刘官庄上的绝大多数人口,都是始祖德邻公的后人。加上历代迁往邻近的高渡村、王浩村、贺家村、辛安村、崔庙村、夹河村、闫坊村的张姓子孙,还有迁往寿光县仓上庄、桓台县七里庄及远适内蒙古赤峰的族亲,我族目前人口已达一万五千余人,真正称得上是源远流长,人兴族旺。

人们称自己的先人为“老爷”每逢过年和农历七月十五,家家户户请影祭祖,请“老爷老妈”回家过年过节。遥想当年,先人们告别家且所处地区暂时停水停电乡热土,卷入移民大潮,千里迢迢来到这块旱涝无常且多盐碱的地方,开荒拓土,生生不息,一代一代传承至今。这里边,除去顽强的意志和艰辛的付出以外,靠的就是代代传承的义和乡风。

公元2017年4月2日,丁酉清明节前,我刘官庄张氏合族,在张氏先茔举行了隆重的祭祖典礼,以示崇宗敬祖,不忘根本,以孝传家,义和永存。

张传兴,张子祥,张友怀,张子珍,张传桂(由左至右)五位同年参军的老战友,共同参加祭祖典对全国1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61家企业的108种花岗岩、大理石等石材的放射性进行了抽检礼,给先祖磕头行大礼。

吉林哪里专业治白癜风
上海包皮过长哪家好
黑河治疗牛皮癣医院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